党员e家-福建省党员教育管理综合服务平台
农技“铁人”尽显党员本色
——记沙县农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黄秀泉
来源:三明日报20160715期 作者:刘静云 余福 发布时间:2016-08-01 阅读次数:0
字号:T|T

 7月14日,骄阳似火。正值“双抢”时节,沙县农业科学研究所的“铁人”黄秀泉一头扎在试验田里抢收抢种,同时观察记载参试水稻的生育期特性、农艺性状及抗性。

谓之“铁人”,是因为黄秀泉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经历:26岁,换第一个肾,35岁,换第二个肾。长期服药,使他出现视力下降、胆囊结石、高血糖、肠胃病等多种并发症。

在岗30年来,黄秀泉仍坚守在一线,完成了2000多个水稻新品种(组合)的相关试验。2013年12月,他被农业部授予全国农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;2014年,获得“省优秀共产党员”荣誉称号。

两次换肾,始终一心扑在工作上

幼年贫穷、饱受饥寒之苦的黄秀泉从小就有一个质朴的梦想:让更多的人吃饱饭。1986年,黄秀泉从三明农校毕业,如愿到沙县良种繁育场当了一名农技员。

黄秀泉是幸运的。那几年,被誉为“杂交水稻之母”的中科院院士谢华安每年都会到良种场,对当时全国种植面积最广的“汕优63”水稻进行一系列试验研究。初出校门的黄秀泉珍惜每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,从谢华安那里,他既感受到了农业科技工作者的魅力,更坚定了从事农业科技研究的信念。

黄秀泉也是不幸的。1991年6月,天气高温高湿,为降低汛期强降雨使农田积涝、植株倒伏的风险,黄秀泉带着3名技工对稻田进行开沟、整渠、排水。连续多日劳累,黄秀泉脸色苍白,呕吐不止,到县医院就诊,被诊断为急性肾炎。领导同事不放心,劝他到南平市九二医院复查,诊断书上的“尿毒症”3个字,让黄秀泉潸然泪下。

没有别的选择,年仅26岁的黄秀泉做了肾移植手术。“活着,就不能停下工作。”仗着年轻,他在术后更加玩命:白天田间调查,晚上电脑统计分析,发现异常第二天及时复核……

无情的病魔并未远离他,仅仅一年后,移植的肾开始排斥。黄秀泉并不太在意。1999年底,那个陪伴了他8年的肾再也无法支撑,肾功能完全丧失。在去医院的路上,黄秀泉昏迷过去,他的弟弟使劲掐他的人中穴,掐得表皮都裂开了。

老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。2000年9月,他做了第二次肾移植手术,拥有了第三个肾。两次换肾,长期的抗排斥治疗,药物的毒副作用,导致黄秀泉机体免疫力下降,许多脏器不同程度受损。但黄秀泉一直很乐观,常说:“能工作就说明自己‘活着’,活着就是一件最好的事。”

认真记录,每个“孩子”的成长过程

沙县良种繁育场承担着南方稻区(国家)、省、市及有关科研院所水稻新品种的区域试验、生产试验、引种试验、筛选试验、稻瘟病抗性鉴定等试验任务,每年有200多个品种在这里进行试验。黄秀泉和同事们的主要工作就是认真把握试验的每一环节,确保新品种试验的数据准确无误。

“基层农技工作并不难,但一定要有耐心。”黄秀泉说。在沙县良种繁育场办公楼前,一袋一袋的种子整齐有序地摆放着,多达1000多袋。每袋种子都有一个编号,黄秀泉一丝不苟地登记在《田间记载簿》上,再录入电脑。他说,这些编号、录入一个都不能错,不然就白忙活了。

沙县良种繁育场有试验田200多亩,除播种、移栽、收晒等几项工作可请工人协助完成外,其余的都需要专业技术人员来完成。作为繁育场的技术骨干,从试验种子装袋、浸种、催芽、播种、育秧,到田间小区安排、插秧,再到之后的补苗、施肥、耘田、除草、喷药、病虫害防治等一系列田间管理,黄秀泉都要全程参与。

白天在田间,晚上在办公室。工作紧张时,天刚放亮,黄秀泉就到田里忙碌;夜幕降临时,他到办公室录入数据,忙到凌晨更是常有的事。多年来,他完成了2000多个水稻品种(组合)的相关试验,提供水稻新品种试验审定现场20多场次。

年过半百的黄秀泉没有孩子,但他并不觉得遗憾。在他心里,已经把每一粒水稻种子看成自己的孩子,悉心呵护,耐心陪伴,认认真真地记录着“孩子们”的每一个成长过程。

愈挫愈坚,作为党员没理由落后

在同事眼中,黄秀泉是一位一心扑在事业上,趴在田间不理人,只会干活不懂享受的“拼命三郎”。他自己却说:“我就是一名普通的基层党员,作为党员,我没有理由落后于人。”

肾移植患者免疫力大都较低,蚊虫叮咬或者小划伤就有可能造成感染。因为工作量太大,常在烈日下工作,医生建议他别再搞水稻新品种的区域试验。黄秀泉总是不当回事,他总认为一切都是暂时的,只要肾的主功能正常,吃药能缓解就行了。

黄秀泉越是坚韧,病魔越是折磨他。2005年底,因胆囊多发性结石,不得不予以切除;2009年,身上长出了一个无名肿块,他忍着疼痛把早稻试验结果整理分析送好后,才到医院住院治疗;2010年,检查出糖尿病,医嘱每天只能吃五两米饭,肚子一空就胃痛,他只是吃些药,症状一缓解,又出现在田间。

“黄秀泉活得很阳光,假若不知情,从外表看去,根本看不出他是换过两个肾的人。”黄秀泉的一名同事感慨说,“他的工作量一点都不比我们少,面对疾病,能有那么好的心态,真佩服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