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员e家-福建省党员教育管理综合服务平台
顽强不屈 乐观向上
全省优秀共产党员黄秀泉系列报道之三
来源:三明日报20160902期 作者:肖首洲 发布时间:2016-09-19 阅读次数:0
字号:T|T

7月26日,黄秀泉要参加沙县第十二次党代会,落下好多事。晚上,他录入数据又加班到下半夜。
  27日一大早,黄秀泉告诉妻子周国琼,“最近感觉脊椎长了什么东西,今天好像更严重了。”
  周国琼急了,“赶紧上医院检查!”
  黄秀泉用惯用的轻松语气说,“没事,这两天开党代会,好多数据还没录入电脑,过几天忙完再去吧。”
  这样的对话,周国琼早已经习以为常。
  而对于黄秀泉,面对病痛的折磨、死亡的威胁,他常说,“还能干活,证明我还活着。”
  黄秀泉说出了一名共产党员顽强不屈、乐观向上的拼搏精神。
  “与其坐着等死,不如干到死”  吴光煋是黄秀泉的工作搭档。采访时,他回忆起这样一件事。
  2011年夏天,吴光煋刚到良种场上班,对场里的同事不是很了解,只知道黄秀泉是试验组的负责人,每天都是第一个到田里、最后一个收工。
  一天晚上,吴光煋想找黄秀泉聊聊天。当黄秀泉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,他惊呆了:饭桌上满满一桌子的药瓶子,房门边还堆放着一大纸箱西药。吴光煋心里犯嘀咕,那么多的药是给谁吃的?
  吴光煋告诉记者,他后来才知道,黄秀泉因为尿毒症换过两次肾。可是与他相处了这么多天,竟然没有看出来。
  沙县农业局科教股股长翁钰玲,1992年到沙县农科所工作,2010年调到农业局。她也告诉记者,只要站在田里,根本感觉不到黄秀泉是病人。只有看到他大把大把吃药,才会想起他换过两次肾。
  不仅仅换了两次肾。2005年,黄秀泉因胆囊多发性结石,不得不切除;2009年,身上长出一个无名肿块,他忍着疼痛把早稻试验结果整理分析完成后,才到医院住院治疗;2010年,检查出糖尿病,每天只能吃五两米饭,肚子一空就胃痛,他只是吃些药,症状一缓解,又出现在田间。
  周国琼记得,有一次回西霞老家准备陪父母过节。走到半路,黄秀泉突然浑身冒汗,脸色发青,只好临时把他送进了医院。“已经记不清到底在医院里过了多少个节日。”
  吴光煋说,尽管黄秀泉病成这样,每天凌晨5时多,第一个出现在田里的肯定是他。
  农科所干部王金铭告诉记者,2000年,一天在西霞村的田里,黄秀泉胃病发作。回去吃了点药,又回到田里继续干活。“劝都劝不住。”
  同事、朋友、亲戚,不知道多少人劝黄秀泉少干活、多休息。黄秀泉说,“生病这么多年,说不定哪天就要面对死亡,我没有因病痛掉过一滴眼泪。与其坐着等死,不如干到死。”
  “不管结果怎样,决不轻言放弃”  1998年,良种场承担100亩水稻不育系繁殖试验任务,时间两年。
  黄秀泉介绍,水稻不育系繁殖试验任务最重要的,是7月份最热的时候,在100亩田里找出并去掉杂株,也就是变异的水稻。而找杂株,要在中午最热的时候,通过稻花来分辨。
  黄秀泉说,杂株如果没有去掉,种子就不能用,任务失败。在当时,一亩地就得损失3000元。
  黄秀泉主动接下了任务。
  那时,黄秀泉其实心里非常清楚,第一次换肾后仅仅一年时间,移植的肾已经开始排斥,说不定哪天就完全丧失功能。“活着一天,就认真工作一天。”
  就在任务完成后,1999年底,陪伴黄秀泉8年的这个肾再也无法支撑,肾功能完全丧失。黄秀泉回忆,内脏出血,眼睛看不见,整整半个月后才有意识。
  老天爷再次给了黄秀泉一次机会。2000年9月,他做了第二次肾移植手术,医生将他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。
  谁也没想到,再次获得新生的黄秀泉对工作是“变本加厉”。
  吴光煋告诉记者,良种场承担的是早稻与晚稻的区域试验,没有中稻。八九月份对水田组来说,是难得的“闲暇日”。
  2004年开始,黄秀泉却把八九月份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,把大量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水稻育种中。
  水稻育种是他自己给自己下的“额外”任务。黄秀泉说,水稻育种是他的兴趣,在他的心中,谢华安院士、杨聚宝博士是他的偶像。他小时候就一直珍藏着一个梦想,有朝一日能够为国家培育出更优良的水稻新组合,让更多的老百姓吃饱饭、吃好饭。
  吴光煋说,培育一个水稻新品种谈何容易,要经过一个非常漫长的周期,期间需要投入大量资金、时间与精力。每年种一季的情况下,一个品种从开始杂交到稳定一般需要6至8年的时间,稳定后制种并参加区域审定又要5年时间。
  吴光煋想不通,以黄秀泉现在的身体状况,要育出一个好的水稻新组合,有多大可能?
  但这件“额外”任务还在继续。育种材料繁殖从当初一年的几百份到现在的一年1000多份,面积将近10亩。
  黄秀泉一直鼓励吴光煋:不管结果怎样,我们决不轻言放弃。
  “不能给你优越的生活,但我会努力让我们过得更好”  黄秀泉常对妻子周国琼说,“你是我‘网购’回来的妻子。”
  这背后,有个非常感人的爱情故事。
  周国琼说,她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。2005年,儿子去当兵,自己学会了上网。也就在那个时候,她通过网络认识了黄秀泉。
  周国琼回忆,短短半年时间,她们从一开始的简单问候到无话不谈,黄秀泉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灵魂伴侣。“尽管我们的交流是在虚拟世界,但他给我的感觉特别真实、坦诚。”
  周国琼坦言,她一直很好奇,黄秀泉在网络上毫无保留地说明了他的身体状况,可言谈中阳光开朗,一点都不像个病人。他是在骗我,故意说自己生病,还是他有一颗无比强大的心?
  带着好奇,周国琼只身一人,坐了30多个小时的车来到沙县,和黄秀泉见面。
  周国琼这样描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:黄秀泉和想象的差不多,外表憨厚朴实,看起来挺精神。他开朗大方,就像一个认识了几十年的老朋友一样亲切。我心里想,看来我是来对了。
  可到了黄秀泉住的宿舍,周国琼傻眼了,简陋的小屋里除了一张小小的单人床、一张简单的四方桌,再就是整包整包的药,其它什么都没有。周国琼说,当时都想打退堂鼓了,人是不错,可是这条件实在太差了。
  黄秀泉坚定地对她说:“这就是我现在的状况,也许我不能给你优越的生活,但我保证,我会努力让我们过得更好。”
  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周国琼留了下来。后来,两人结婚。
  周国琼说,尽管病痛折磨,生活清苦,黄秀泉在生活中却十分乐观。“他总是乐呵呵的,再艰难的事到他那里都不算事。”
  有一次,付完药费、房租,买完生活必需品,夫妻俩就剩17元钱,而距离发工资还有十几天。看着17元零钱,黄秀泉笑了笑,用他一贯的轻松口吻说:“还好,还没弹尽粮绝嘛,没有钱我再去挣。”
  黄秀泉在医院住院也是有名的乐天派。他自己回忆,有一次发高烧,还能乐呵呵的。护士也跟着开玩笑:“也就你黄秀泉,高烧40多度还不会说胡话。”黄秀泉答道:“那当然,我脑袋清楚得很。”
  乐观的黄秀泉其实心里挺内疚。从认识到结婚11年,他没有送过妻子一件礼物,所有特殊日子,庆祝的方式都是在家里煮一顿好吃的。
  但周国琼很满足,物质上很贫穷,可是精神很富有。黄秀泉开朗乐观、勤奋努力,充满爱心、大度包容。他是个病人,却是她最坚实的依靠。
  夫妻俩已经约好,已经一起走过了十年,还要一起走二十年、三十年,直到老去的那一天。